麻豆传媒出品

“还真是锲而不舍,没完没了了。”

王欢心中感慨,这些仙域之人难缠。

在那小村里他已经重创了好几位仙域之人,这些人竟然还追上来,让他不得不继续沿着重河逃走。令他无比愤怒的是,这洞天福地宗门的真神平日里与他称兄道弟,可到关键时刻,连一艘船的影子都没留下。

他被追杀这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这些宗门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通向福地的船一艘都没看到,表明这些宗门都不敢得罪仙域之人,把船毁了,让他无法回到福地,回到世俗界。

王欢的伤很重,好在他的医术不错,这才让他没有被追上。

“他们想瓮中捉鳖。”王欢明白这些人的想法。

对方也受了不轻的伤,可对方人数众多,若是被这些人追上也是大麻烦,甩都甩不掉,令人头疼不已。

他这一路逃走,早就不知身在何方,只是沿着重河向上逃,其中一路上他也故布疑阵,改变方向,想要迷惑后面的追兵。

只不过这些人的鼻子像属狗一样,总是很快就锁定他的位置。

这日早上,重河上方涌一层层迷雾,王欢连想都没想便钻进迷雾里,只见进入迷雾后,可见度非常低,不住十米,旁边还传来哗啦的河水声。

河水是沿着峡谷里流出来,王欢眼睛一亮,这峡谷又高有险,而且入口狭隘,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倒是个埋伏的好地方。

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

王欢进入峡谷,才发现里面跟外面有很大的不同,山体成暗红色,寸草不生,抬头看上去,灰蒙蒙的,看不见天色,峡谷里阴风很大,一股阴风吹来,连鸡皮疙瘩都冒起来,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良的联想。

“他在这里!”就在这时,峡谷外传来一道声音。

“狗东西,来的还真快。”王欢暗骂一声,继续向着峡谷内走去,现在并不合适与他们作战,得找个安静的地方将伤势部处理好。

一群人最近峡谷。

“慢着,这地面染有仙血。”

这时,明玉和尚蹲下用手指捻起一片泥土,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随后道:“真是奇怪,这是世俗界,怎会有仙血?”

火菘叫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世俗界本来就是仙庭祖地,当年大劫,仙庭祖地坠落,有仙血不是很正常吗?”

“明玉大师,你也太好奇了,我们为今首要目的就是追上王贼,以绝后患。”

明玉和尚摇摇头,说:“火施主,那大劫破灭之距今多久了?就算是仙血也早就失去了灵性,你看看此地的仙血,就好像刚刚洒上不久一样。”

“咦?”听到明玉的话,在场的人反应过来。

他们都是仙域的人,自然是见过鲜血的,这仙血虽有灵性,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很快便会跟普通血一样。

楚怀仙皱眉道:“莫非这世俗界有仙级强者?”

“不可能,世俗界祖庭压制这么强,就是仙王下界也会受到反噬,这地方绝无仙级高手,我倒是觉得这仙血是当年大劫留下的。”明玉和尚凝重道。

“别忘记了,一些强者能够滴血重生,只要仙血灵性不化,便有重生可能。”

“明玉大师,你是说这仙血是哪个时代流传下来的,那岂不是距今有多少万年了?”旁边的人长大嘴,难以置信。

上万年还能使仙血保持灵性,这修为,就连他们也无法想像。

明玉和尚洒掉手里的泥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瞎猜的。不过此地诡异的很,依我看咱们不必在追了。”

“不追了?”众人不解。

“我们追了他这么久,眼看就在眼前,岂能说放过就放过?”火菘不爽,他的手指被王欢斩断,又被刺破了手掌,这可是奇耻大辱,等着用王欢的鲜血来洗刷。

其他人也不愿意放弃,楚怀仙一心便想断绝玄冰之体叶冰的念想,让其怪怪的去仙域修行,如果王欢不死,对玄冰之体依然是个隐患。

“明玉大师,都到了这个地方,怎能不追?”

“是呀,虽然这地方诡异,可是我等纵横仙域,什么诡异没见过。”

“那王贼都敢进去,我们还怕什么?”

几人三言两语,显然都不愿意就此放过王欢。

王欢在峡谷里走着,越走越觉的背后发凉,总觉的后面有人跟着自己,可当他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难道这几天被追着跑,产生错觉?”王欢嘀咕着道。

他来到峡谷的中间,看到却是另一番情景,那是一块空地,空地中间好像一个巨大的坟包,忽然一阵风吹来,汗毛都立起来。

“这是……”王欢咽了咽口水。

“剑冢之地?”

王欢看到那坟包前上的两个大字,一脸骇然,没有任何犹豫,调头便向后逃跑。

连府君都忌讳的地方,在加上这一路上有人在背后跟着的感觉,王欢吓的脸色发白。他宁可面对火菘这些仙域强者,也不愿意面对这诡异。

回头刚没跑多远,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哈,王贼,你怎么自投罗网了。”火菘大笑一声,摩掌擦拳。

其他人也顺势将王欢围起来。

“王欢,这次你不跑了?为了杀你,我们可是大费周章,你也算知足了。”楚怀仙笑了一声,这次总算可以以绝后患。

王欢懒的搭理他们,一脸白痴的看着他们:“想动手,我可不怕你们,等出了这里,想怎么斗,我随时奉陪。”

“哼,又耍什么花样,除了这里,你逃往世俗界,我们岂会上你的当。”胡幽仙道。

“别废话,赶紧动手,杀了他,我们立刻回去,我总觉的这里邪乎。”苏浅墨道。

“等等!”

王欢见他们动手,紧张道:“你们也觉得邪乎怪异?”

“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总觉的后面有人跟着?”王欢问道。

“你别乱说,我们……”

火菘正要反驳,忽然一怔,他们人多,并没有这种感觉,可听王欢这么说过之后,这样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一股冷汗就冒了出来。

“不能等了,先杀此贼,然后速速离开这里!”苏浅墨也觉的怪异,催促道。

“轰隆!”

就在他们正要动手的时候,异变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