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版字幕网app

♂? ,,

扶卿离开君临殿,一路斟酌着措辞,来到了轩辕牧下榻的地方。

池渊守在门口,在看到扶卿会后,上前抱拳,道,“见过皇长子殿下!”

“家世子在吗?本殿有事和他讲,不知是否方便?”扶卿每个字都用的很谨慎,生怕引起冲突。

同样的,一切皆因为不想伤了君轻暖!

而池渊为此感到有些尴尬,他赶忙道,“殿下稍后,属下这便进去通传!”

而实际上,从身份地位上来讲,扶卿是可以直接进去的。

但是她没有。

屋里,轩辕牧正在琢磨着昨夜皇宫戒严的事情——

他住在皇宫外面的宁王府,因此并不知道皇宫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昨夜他本来是想要进宫看看的,但想到最近双方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是很融洽,此事也就就此作罢了。

但是到底,他还是有些担心君轻暖,所以虽然在和风烬下棋,却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冰糖般清甜气质女孩高清图片

池渊进屋,道,“世子,皇长子殿下求见。”

“慕容扶卿?”轩辕牧顿时抬眼,问道!

“正是!”池渊道!

“快!让她进来!”轩辕牧的担忧,此时表现的很清晰,他想知道昨晚皇宫究竟怎么了,而君轻暖还好不好!

他激动的表情落在风烬眼底,风烬垂眸看着棋盘,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她记得母妃曾经说过,人生有时候难得糊涂。

尤其是,在爱一个人比他爱更多的时候。

而她和轩辕牧之间,她就是那个爱的更多的人,除了更多的隐忍之外,她什么都做不到。

但其实,轩辕牧的担忧也只是担忧。

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逐渐和爱情无关,却还在习惯。

一会儿,扶卿随着池渊走了进来,道,“冒昧造访,还请世子见谅。”

“不敢不敢!殿下请上座!”扶卿是君轻暖的人,和血麒麟一点关系都没有。

轩辕牧对她没有那种别扭的情愫,所以也就热情几分,赶忙招待!

可扶卿心里装着紧要的事情,哪有时间和他客套?

于是,开门见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递给轩辕牧,“本殿前来,是因为这个。我想这封信的内容,世子有必要知道。”

至于信什么内容,扶卿没有说。

轩辕牧只要看了信纸,便什么都明白!

信很短,轩辕牧扫了一眼便面色大变,而抬头要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进退维谷!

首先,他是前来看望君轻暖的,关键在凤玄帝驾崩,他还未参加葬礼。

同时,新帝即将登基为帝,他作为臣子,必须要参加她的登基大典。

而眼下,她登基大典还未开始,他如果离开,岂不是进一步坐实了反叛的罪名?

轩辕牧此时才发现,局面真的僵住了!

要么,他留在燕都。但是这样的话,风烬的家人就可能因此丧命,他怎么跟风烬交代?

要么,他马上回秦都,但是如此一来,他就很容易被人指责是反叛!

这样的话,他和君轻暖,西秦和凤玄太子的统治之间,怕是真的就永远回不去了……

轩辕牧面色几番变化,不知不觉之间,手上的信纸已经皱成了一团!

扶卿观察着他的表情,便明白,轩辕牧其实并未走到要和凤玄分裂的地步。

如果他想要西秦独立的话,必然恨不得立即回去。

如此,便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纠结。

他现在进退维谷,实际上还是因为心里忠于凤玄,还在乎君轻暖!

鉴于此,扶卿开口,道,“世子是否如陷泥沼不能自救?”

轩辕牧这才恍然回神,一愣之后立即抱拳,“还请皇长子殿下指点迷津!”

扶卿闻言摇头,“本殿不能,能救的人,不是本殿!”

“还请殿下告知此人是谁!”轩辕牧心急如焚,恨不得有人替他解开这个局!

扶卿闻言,道,“此人身份怕是没有世子这般矜贵,但是世子想要解决问题,恐怕需要给此人诚心实意的下跪……”

她顿了顿,目光投向轩辕牧,和他绯色的目光相撞,“不知世子可能屈尊降贵?”

轩辕牧闻言一愣,但很快便做出决定,“若能解此局,我愿意下跪求他!”

“既如此,那世子便跟本殿来吧。”扶卿转身,往皇宫走去。

轩辕牧看了一眼风烬,吩咐池渊照顾好她之后,跟着扶卿往皇宫走,终究未能压得住内心诧异,问道,“此人在皇宫?”

“人在皇宫,”扶卿明白他的惊讶,轻笑,“但,并非宫中人。”

轩辕牧见她并不想多说,便也没有多问,只是道,“昨夜皇宫戒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扶卿想了想,终究也未隐瞒,“平涬王遇刺,差点走了。”

扶卿说的隐晦,轩辕牧闻言面色大变,“那现在有转机吗?殿下呢?”

“殿下在休息,平涬王已经无碍,只是还昏迷着,世子不必担忧。”扶卿扭头看了一眼轩辕牧,在看到他眼底真切的紧张时,还是心生欣慰。

终究,人都有迷途的时候。

但终究,能找到回来的路的,都是值得善待的。

转眼,两人已经来到君临殿门口,而轩辕牧整个愣住了,“不知殿下说的是何人?”

什么人,不是宫中人,居然可以住在君临殿当中!

要知道,在凤玄皇宫,君临殿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能住在这里的,只能是当朝皇帝!

而眼下,除了君轻暖,谁还有资格住进这个地方?

扶卿转身,话说的圆滑,“想必世子也听说过子衿公子吧?子衿和螣蛇子熏曾在殿下左右很长一段时间,两人交情甚好……

眼下殿下沉睡,自然不能吩咐子熏去做事。

唯有子衿,可能说动子熏,前去秦都祝一臂之力。”

扶卿顿了顿,看向轩辕牧,“世子聪明,当明白本殿什么意思。”

轩辕牧当然明白。

在他所有的人际圈子当中,只有螣蛇子熏是清姬的克星。

这一点,上次在秦都的时候就已经证明过了。

只是当初,大家因为这件事情几乎闹翻,眼下他有去求人家……

轩辕牧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是,人生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不能尽如人意,却非做不可!今天还有一章,晚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