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映画传媒吴梦梦

“猜的。nv生网”

君轻暖眯眼笑,“前辈既然望仙路外面的客人,那晚辈当然该尽一尽地主之谊……”

她说着,忽而扯下腰间玉佩丢了过去,“陌生之地恐怕行走不便,此物,或可让前辈畅通无阻。”

老者一把接住玉佩,看着玉佩上的九色花纹心间真震动不已。

半晌,这才抬头来,“姑娘不光好眼力,还好气魄,不过,姑娘就不怕老朽是你的敌人,肆意破坏么?”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人也一样。”君轻暖依旧不动声色,“再说,你都拿了我的礼物,还肆意破坏,岂不是有些不好意思?”

老者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哈哈!你这丫头,有些意思!”

“多谢前辈抬爱。”君轻暖抱拳。

这时,小二上了包子和豆腐脑。

君轻暖道,“这顿饭晚辈请了,若有机会,晚辈请你吃好吃的。”

而后,又丢给小二一个金元宝。

小二直接乐开了花儿,冲进后厨就喊,“娘!娘,我们有赎金了,可以把姐姐赎出来了!”

雨中的迷茫美女让人心怜清纯美女

“真的啊?”里面,传来女人惊喜欲泣的声音。

“你看!你看!咱们遇到贵人了!”

“走,快谢谢人家!”

转眼,一个老妇拉着小二出来,跪倒在地,“多谢贵人慷慨,我终于可以将卖身为奴的女儿救出来了!”

“嗯,去吧。”君轻暖虚扶一把,笑。

“那,我和娘先去了,里面还有包子和豆腐脑,几位自便一下……”

一老一少欣喜若狂,哪里还顾得上自家的包子铺,直接去赎人了。

南慕和北辰面面相觑,“这……头一次见把客人直接丢下的……”

对面的老者也多看了君轻暖一脸,道,“既然姑娘慷慨,那不知老夫可否随行,蹭点吃喝?”

“不是吧?”南慕瞪眼,“这老人家是打算耍赖?”

君轻暖却起身来,拱手道,“求之不得。”

南慕和北辰看的云里雾里。

子衿却极其淡定,认真而优雅的吃着包子,仿佛那不是路边摊普通的包子,而是绝世佳肴一样。

老人终于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姑娘,这位俊美的公子是?”

君轻暖闻言,笑,“心之所爱,子衿。”

“第一次听说男子叫这个名字,倒是和小公子的气度般配极了。”老人打量着子衿,笑。

子衿放下筷子,道,“子衿见过前辈。”

“好好,老朽有福了,本以为来到陌生的地方过的会如丧家之犬,不想却遇上了两个好孩子……”

好孩子……

要不是不知者不怪,南慕和北辰两人真想暴揍一顿这老头。

这可是凤玄女帝和麒麟皇啊!

谁敢叫他们好孩子?

不过,陛下和这老头在打什么哑谜?

就听君轻暖道,“前辈,我等居无定所,可能四处乱跑,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好说,好说。”老人立即道。

转眼,众人各自填饱了肚子,往新月港而去。

老人走在旁边,他肩膀上蹲着一只乌鸦,和子衿怀里的小兔子大眼瞪小眼。

南慕终于忍不住给君轻暖传音,“陛下,这老头是谁啊

?你干嘛对他那么好?”

熟料,君轻暖竟然回答了两个字:“敌人!”

南慕吓一跳,几乎蹦起来。

他面色微变的看了一眼老者,传音给君轻暖,“那咱们岂不是引狼入室啊?”

他的嗓音都有点变了。

望仙路外面的敌人……

能穿过望仙路的,实力肯定也和风帝身边的天将差不多了。

看看曾经的那池公子,何其厉害,都可以和子衿打成平手!

一时间,南慕神经紧绷了起来。

可君轻暖也没有那么紧张,只是道,“是敌人没错,却是不能继续敌对的敌人。”

南慕正要问什么,就听君轻暖道,“前辈从望仙路进来,却出现在了翡翠谷外面的镇子上……翡翠谷好看吗?”

“堪称神迹。”老人道。